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侯门悍媳 > 第818章难过

第818章难过

作品:侯门悍媳 作者:不游泳小鱼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56 更新时间:2021-07-30 05:0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侯门悍媳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阿芙手疼,不好扶她,急得也蹲下:“主子,您别担心,王爷的医术是全京城最好的,他肯定能救小满。”

“你说,若我将食盒拿给皇上……”

阿芙道:“皇上当然不会中毒,边上有服侍的人呢,中毒的肯定是宫人,只是,食盒是您提过去的,给皇上吃的,您当然是那个弑君的人,就算皇上再宠(www.biquts.com) 着王爷,也不会姑息您,肯定会降罪。”

阿芙说得很对,而皇帝降罪自己,沈逸夏肯定不会袖手旁观,以他的性子,保不齐就与皇帝直接冲突然抢人了。

这样的后果,是谁想要的?

“姐……”顾兰慧走过来,扶住她:“起来,回屋去,这样会生病的,你还有大宝二宝要照顾呢。”

是啊,还有孩子们呢。

顾明秀换魂落魄地回到屋里。

顾明秀给她递上一杯热茶:“别想了,殿下都跟我说了,你这一次,是真的很危险,王爷和殿下让你少出府去是对的,是关心你,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改变,能解决的,以后就守着王爷和孩子们吧,把自个儿的小日子过好就是最大的胜利。”

是啊,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就是最大的胜利,前世,她连这点小事都没做好,这一世还想怎么样?改造人间改造世界吗?

不自量力!

但那个幕后之人真的是太后吗?

点心是在慈宁宫亲手做的,太后全程参与,食盒是慈宁宫准备的,自从前皇后故去后,太后在宫里彻查了一次,发现有藏毒私自养蛊的,立即打杀,决不姑息,宫里安生了好一阵子。

那别的宫里都没毒,慈宁宫呢?会不会有人利用查毒的机会私藏了?还是毒本身就是太后让下的?

可太后为什么要害自己?

要害得沈逸夏与皇帝反目?

因为静王?

可这样做,很容易让人想以幕后是她,福康和沈逸夏知道了不会伤心吗?不会觉得寒心吗?

是了,太后并不在乎,太后的眼里,静王妃也好,自己也罢,只是她孙儿们众多女人中的一个罢了,反正静王妃死了,静王还可以再娶,阿夏没了自己,也可以再娶,就算气她手段过份,到底血肉亲情,最后也不会真的记恨。

而福康与沈逸夏早就看穿了一切,所以,不让自己再进宫,让自己少出门,纯是为了保护自己。

两个时辰后,天早就黑了,晚饭摆在桌,顾明秀也没心情吃,顾兰慧一直陪着她,跟她说话,顾明秀懒怠的有一句没一句地答着,有时还走神,顾兰慧担心她受惊吓过度,让阿玉去瞧沈逸夏。

沈逸夏终于回来,顾兰慧这才走了。

顾明秀一见他就紧张,哆嗦着替他解披风。

沈逸夏眉宇间都是倦意,大腰托住她的腰往怀里 一带:“傻了吧,一直担心着?不相信你家相公?”

听这语气,看来人是救活了。

顾明秀大喜:“阿满她……”

沈逸夏点头:“贵叔去的(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及时,要不然,怕是没气儿了。”

“你怎么知道阿满会遭毒手?”顾明秀问完才想起这个问题有多蠢。

“别想了,也别怀疑皇祖母,不是她。”沈逸夏道。

顾明秀愣住:“不是太后?可食盒是慈宁宫的。”

沈逸夏道:“正因为食盒是慈宁宫的,才不可能是太后,她虽不赞成 我当太子,支持静王,但母亲一直是她最疼的女儿,她也不可能会害我。”

竟然他这么说,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顾明秀点头:“这样好,这样好,若连太后也是

……我还真的……不敢再住京城了。”

沈逸夏轻抚她的背:“你不想住京城,那就不住好了。”

顾明秀从他怀里钻出来:“不住?咱们要走吗?离开京城吗?”

“你……你不是想当太子吗?”

沈逸夏将她又揽入怀里,抚着她的后脑按在胸前:“我只想变得更强大,能保护你和孩子们。”

顾明秀瞬间泪奔,就知道他不是恋权的,明明就淡泊又冷清的一个人,因为她,因为她和他的孩子,去做以往最讨厌的事,他不爱与人争,更不喜欢权谋,他只喜欢安安静静地做学问,看书写字研究药理医理,他还说过,要带着她和孩子们,还有母亲一道游山玩水,去外面看世界,看风景。

只是因为最近她受的苦太多,孩子和她不断有风险与危 机,所以,他想要变强,用最大的努力保护她和孩子。

“可我不想,我不想你坐那个位子,不喜欢,因为会有人逼你娶别的女人,跟别的女人生孩子,我会 受不了,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相公,我很自私,哪怕你只多看别人一眼,我都会吃醋,多跟别人说一句话,我都会难受很久,与别人同吃一桌吃会,我会夜不能寐,所以,答应我,不要当太子,我不喜欢,孩子们也不喜欢,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将来变成太子和静王这个样子了,为了那个位子反目成仇,相互攻讦陷害,我希望我的孩子从小到大一直到老都相亲相爱,和和美美的过。”

沈逸夏亲吻着她的顶发:“傻子,就算我在那个位子上,也不可能会取别的女人。”

顾明秀道:“到了那个时候,不是你想不想,而是有人逼你不得不,就算你只宠我一个,把那些女人放在后宫当摆设,对我来说也是危险重重,我会成为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我的孩子也会成为众矢之的,成为别人谋害的目标,所以,我不喜欢。”

沈逸夏愕然地看着她:“你是这么想的?”

顾明秀点头:“是的,我知道什么叫身不由已,相公,家是我们的,我们一起杠,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和孩子们做违反自己意愿的事,大梁朝有的是人去治理,咱别管了行吗?这个皇朝爱如何就如何,咱们走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她流着泪,姣美的脸庞上满是惊惶与担忧,但眼神坚定又倔犟,她向来是有主意的,对事情有自己的见解与主张。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