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侯门悍媳 > 第343章 为什么喜欢?

第343章 为什么喜欢?

作品:侯门悍媳 作者:不游泳小鱼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82 更新时间:2020-11-30 18:1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侯门悍媳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也不一定是要污陷顾明秀,就是想让人知道,殿下是能有子嗣的,不是不能生,静王那边孩子多,太子这边却一个也没人,就这,遭不少大臣诽议,昨儿与顾明秀这事一闹,大家都知道,太子良娣怀了孕,只是暂时还没生,而昨儿这么一闹,有人残害太子子嗣的事,也是人尽皆知,如此,大巨们的瞄头应该转向,对准别人了吧。”

贵妃点头道:“你这样一说,也有可能,若他能有这样的脑子,本宫心中也安慰不少,对了,樊家那私库钥匙的事,办得怎么样了?催一催。”

叶槿梅中毒之事,闹得沸沸扬扬,顾明秀倒没什么,也有不少嚼舌根的就她给叶槿梅下毒,沈逸夏直接去了东宫,当着太子的面要为叶槿梅解毒,太子不知为何,有点紧张,叶槿梅也紧张,为叶槿梅看诊的太医更紧张。

沈逸夏道:“表哥,你也是,良梯怀孕,为何不让刘太医为她看诊,却让唐太医来,你也知道,唐在医擅长骨科,跌打损伤之类的,对妇科并不擅长,倒是你表弟我,是个全褂子,不管是哪个科,都懂一点,虽说没我师父精湛吧,比起太医院那一群太医,还是不会差的,良娣怀孕这么好的事,怎么不让我来帮着保胎呢,瞧瞧,现在这情况,复杂了啊,我是医也不是,不医也不是,还扯到我娘子头上,我娘子自个都可能怀上了呢,你说她给叶良娣下毒,就不怕自个沾上,损了胎气啊。”

他去东宫,跟着黄丞相,是非拉着去的,说是做个见证。

太子一脸尴尬:“阿夏,看你说的,别人怎么说都无关紧要,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我怎么可能会怀疑你呢,弟妹……是个人品极正派之人,这个我是心里有数的,一个(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良娣怀孕,算不得什么大事,怎么能劳动你,你还是回去吧,就听你的,让刘太医来看诊就好,对弟妹,替表哥我说声不好意思啊,我会管束下面人的。”

这事,就这么了了。

顾明秀有点 不明白

问沈逸夏,沈逸夏也不肯说。

倒是权叔偷偷告诉顾明秀。

太子并象外面看起来那般宠幸叶槿梅,就算在她屋里过夜,也只是喝茶聊天,并不同床。

这里面猫腻就大了,在顾明秀的印象里,太子好色,好美色,叶槿梅长得虽不算绝色,也还是清有可人的,当初叶玉轩被沈逸夏告科举舞弊,就是把叶槿梅送给太子当礼物,才渡过难关的,后来就进了东宫,为太子办事。

同房并不同床,还只聊天喝茶……

是叶槿梅太没吸引力,还是太子那方面有问题……

那为何太子不让沈逸夏为叶槿梅探脉呢?莫非没怀孕?

可昨天她流血了,自己闻到了血腥味,不象是假的呀。

对于东宫的事,顾明秀不感兴趣,但叶玉轩这个人,她是真的很讨厌,这个人的存大,就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那个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要给她幸福,而且只有他能她幸福,却又三番五次 陷害她的男人,用自己的妹妹当工具,为了前途,为了利益,不折手段,以前对他的出身,他在靖国公府的遭遇还有点同情,现在看来,他就是个人格扭曲的人渣。

晚上沈逸夏回来,顾明秀闷闷的,怎么逗她也不开怀,便问:“谁惹着我家娘子了?告诉我,我去扁他。”

“叶玉轩!”顾明秀道。

“你为在叶槿梅抱不平?”沈逸夏道。

顾明秀抬头,这几天她一直很郁闷,只以为在生叶玉轩的气,现在想起来,确实是在为叶槿梅不值,前世叶槿梅也是嫁给了叶玉轩,叶玉轩成功继承靖国公府后,叶槿梅却病了,病得很重,后来怎么样,她也不知道,因为她被送到了庄子上,没两年,自己也死了,叶槿梅最后的下场,她确实不知道。

嫁进叶家时,叶槿梅是个乖巧懂事得让人心疼的孩子,叶玉轩的娘生了一儿一女,什么都仅着儿子来,尽管安氏当家,对这一房很苛待,但叶玉轩的日子过得并不是很差,除了会受叶康成的欺负,安氏的冷待,其他吃穿用度都还好,倒是叶槿梅,在叶家就跟个奴婢差不多,干的是奴婢们干的粗活,侍侯人的事,书也没读多少,什么都听娘的,她的人 生中心,就是一切为叶玉轩服务。

尽管,叶槿梅也帮叶玉轩污陷过自己,可顾明秀还是很替她不值,应该说,是为女人不值吧,为什么女人生下来,就该是男人的附属品,就该为男人牺牲自我,牺牲婚姻,牺牲幸福?

尤其是为叶玉轩那种人渣牺牲。

“是,我是为叶槿梅不玉,现在的她,象是个没有灵魂的木偶,由着叶玉轩牵拉操控,她实在是……太可怜了。”顾明秀道。

“你想帮她?”沈逸夏道。

“这种忙不好帮,她做很多事情都是心甘情愿的,而且,到了她现在这个状态,又能怎么帮?太子良娣,名份摆在那儿,不受宠,还时不时被利用,保不齐还被太子妃打压,家里亲哥哥又只拿她工具,可她却不愿反抗,宁愿当工具,这能有什么办法?我只是……不想看(www.biquts.com) 到叶玉轩得意得逞的样子,讨厌他。”

沈逸夏若有所思地点头:“我记得,在湖州时,他可是坚决要娶你的人,比我还坚决!”

顾明秀挑眉:“原来你娶我并不坚决,是我逼你的吧?”

空气中弥漫着威胁与警告,某人立即收到,立即扬起俊俏温柔的笑脸:“哪里哪里,我娶你的心再坚决不过,只是我采取的是迂回政策,他是强硬的,阴险的手段,我是正大光明,他是……”

“你可拉倒吧,就你还正大光明,说,你当初娶我,是不是冲着我的心头血?”这事顾明秀虽说不追究,但在心里到底还是一个梗。

“我……”似乎没料到顾明秀突然会如此直白的把这件事拎出来问,沈逸夏怔了怔,发现她的眼神表澈严肃,无比认真,知道自己不能有半点敷衍,否则……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