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女医青枝 > 第338章 雪中练剑的少年

第338章 雪中练剑的少年

作品:女医青枝 作者:苏蓝姑娘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59 更新时间:2020-11-22 23:51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女医青枝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两天后便下了雪,这是这一年的第二场雪。

一场大雪覆盖着一个又一个村庄,让那些本就空寂的村庄看起来更加空寂冰冷了。

在寒山东南方向的三十里路处,有一个少年在一个农家大院里舞着剑。

剑光和雪色互映生寒。

舞着舞着,他突然膝盖疼得直不起来。这时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夫连忙从屋里跑了出来,对他道:“郑公子,你这又是何苦?做什么都要一步步来。哪能一下子就(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变成绝世高手呢?”

舞剑的人是郑杭裴,跑出来和他说话的人是青枝的父亲孔仲达。

郑杭裴泄气说道:“孔大夫,你说为什么我这腿太阳也晒了,壮骨粉也吃了,却一直不见好?”

孔仲达道:“和骨胳有关的,没有那么容易好,要好完全好起来,没个一年半载的是好不了的。还有,你这样子练剑,对你的膝盖可没好处。到时候没变成绝世高手,反倒变成一个废人,就麻烦了。”

这时郑杭裴的一个护卫,刘棹说道:“孔大夫,你胡说什么呢!”

孔仲达道:“老朽是担心他,别无他意。”

刘棹道:“这儿没你的事了,你进屋去吧。”

郑杭裴的剑法是他教的。

他虽然不是什么绝世高手,但剑术怎么说也可以算得上中等偏上,对于现在只懂一点皮毛的的郑杭裴来说,他算是个称职的师傅。

他认为人若要强身健体,需靠多多运动才行,身子骨是越练越硬朗的,所以,他并不觉得郑杭裴膝盖偶尔疼痛一下会有什么问题。

在疼痛的时候休息一下,等疼痛减轻再接着练,在他看来,是完全没问题的。

他发现郑杭裴练剑的天资极高,超过了他的想像。

郑杭裴从小就因身子骨弱而不被允许习剑和出门,整日被关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对人情世事一无所知,身子骨不但没变好,反而越来越差。

之前所有郑宅里的护卫都把郑杭裴当成了一个类似于白痴的人物,整日只会研 究那些无用的木刻,类似于废人一个。

但这些日子和他相处下来,他发现了他居然比他想像得要聪明得多。

大部队动作,他都是一教就会了。

这也引起了他的极大的满足感,自己剑术一般,若是能教出一个绝世高手来,那也是极好的。

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他能多多练习。

眼看郑杭裴只休息了一下,就又在刘棹的催促下练起剑来,孔仲达摇头叹息了一声。

为人医者,他希望他的每个病人都能健健康康的,这其中就包括郑杭裴,哪怕他的两个护卫整天防他逃跑像防敌人逃跑似的,他一样没对他有任何坏心眼,但是眼下,他说什么都没人听,也是让他够难受的。

普通人对于骨骼的特性并不了解,不了解就罢了,还不听劝,真是无知者无畏。

作为大夫,他深知一个人患有腿疾时还强行进行高强度的动作意味着什么。

郑杭裴再这样练下去,随时都有可能发生骨折。

真要骨折了,那可是无论如何也治不好了。

看着这孩子在雪地里练着剑,在这寒冷的天气,他额头还冒着汗,他叹息了一声,进门去了。

他刚刚关上自己的房门,就听到院子里有开门的声音传来,是院门那里的声音,他于是从门缝里往外看去,就见郑杭裴的另一个护卫,王康。

这护卫王康来到郑杭裴面前说道:“小公子,我去问过大公子了,说是眼下你没必要去那儿。”

“我哥这话什么意思?”郑杭裴停止了练剑,用手擦着剑上沾的几片雪花道。

“我猜他是想让您离战场远远的,不想让您受苦吧。”王康道。

“我哥真会这么为我着想?”郑杭裴仍然在用手擦着剑上沾的 雪,并吹了一下闪闪发光的青色宝剑说道。

“我猜是这样的。”王康道。

“我猜他是觉得我是个累赘,不想我在他边上拖累他。”

“这个……那小的就不知道了。”王康道。

“他现在可好?”

“他现(www.biquts.com) 在反正是寄人篱下,无所谓好坏。”王康道。

说到这儿这护卫停顿了一下,又道:“我猜,他是不想让您也感受寄人篱下的滋味,所以才不想让你去。你现在在外面更逍遥自在,何必去那儿感受寄人篱下的滋味?”

郑杭裴道:“好了,我要练剑了,你们离远一点。”郑杭裴又开始舞起剑来。

这两个护卫退到院边上以后,便低声聊起天来。

王康对刘棹道:“刚才我去那儿时,听游德说了,咱们的大军快到寒山了,以后咱们大公子就不会是寄人篱下了。”

“真的?什么时候的事情?”刘棹扭头看着王康,语带惊喜问道。

“听说他们是几天前出发的,再过几天可能就会到达寒山了。”王康眼睛往院门处瞟了一眼,道。

“太好了,我就等着这一天呢。”刘棹轻声道。

孔仲达虽然关了自己的房门,但他就在门边上不曾到房间 里去,此时听到了这两人的小声交谈,便猜到了他们所说的那批人是谁。

他每个土匪窝都去过,最开始的时候,他以为他们是真正的土匪,在每个山匪窝里都行过医后,见到他们每日各种训练,他又 觉得疑惑,当个山匪,有必要整日不要命似的训练?那时候他也隐隐地猜测,也许他们是奔着打天下去的。

不过,这一场密谋许久的造反,却是以一种让他疑惑的方式开始的。

他本来以为郑劲会是造反的主谋,谁曾想他还没出动便被烧死了。

而他本来以为平康王会是造反军的主谋的,谁曾想他也同样还没出动便被刺身亡了。

这里面有点儿奇怪之处。

但奇怪在哪儿,他却说不上来。

转眼间雪又开始落了下来,和着寒风一起,让人冷飕飕的。

下着雪,郑杭裴还在练着剑。

他脸上的神情甚是执拗,那是一种想要在一夕之间练成剑术高手的神情。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