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同人 > 假面骑士ZIO的自我修养 > 第248章 保重

第248章 保重

作品:假面骑士ZIO的自我修养 作者:及兰若 分类:耽美同人 字数:3098 更新时间:2020-10-20 19:15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假面骑士ZIO的自我修养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闻言,从看常磐庄吾的方向,“Brian”慢慢转向Heart,然后,脸上忽然掀起一抹得意的嘲笑。

“战斗的喜,奉献的爱,以及……嫉妒。”

他看着Heart,看着Medic,在说话的同时,嘴角的弧度不断扩大。

最后,他双手抬起,在身前缓缓摊开道: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吗?”

现场在沉寂了一瞬后……

“蛮野——!!!”

Heart愤怒的嘶吼声随即响起。

“你对Brain做了什么!?”

他想要站起来,攻过去!

但是,他刚刚站起来就因为身体的无力而趴倒在了地上。

同样趴倒在地上的还有Medic。

“Heart大人……Brian……”

那些侵入到他们体内的毒素,不仅给他们的身体带来了痛苦,还在不断的抽取他们的力量。

而对于Heart的嘶吼和Medic虚弱的呼唤,蛮野好似完全置若罔闻。

他只是张开双臂,一脸享受的闭上了双眼,仔细感受。

“啊~~没错,就是这个——集齐了约定之数后的,我的,力量!”

漆黑密集的线条从蛮野的体内冲出,将其包裹,变身为异类Drive的形态。

但是在这之后,蛮野的脸色却是突然一沉,猛地睁开双眼说道:

“——但是,还不够!!”

……

……

同时,被Heart甩出去后,奥拉木然的跌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局面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她不懂,她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

最大的危险,难道不应该是来自对面的魔王吗?

可为什么,Heart和Medic会突然中毒?为什么,Brain会突然反叛?为什么,蛮野天十郎会在Brain的体内复活?

她低声呢喃着,一时间竟是忘了站起身来。

就连乌尔的连声呼唤都没有让她回神。

因为在她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答案梗在喉间。

而这个答案,让她再次感受到了那个正在将她吞向黑暗的旋涡。

“斯沃,鲁兹……”

“哦?”

就在这时,斯沃鲁兹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奥拉的身旁,俯视着跌坐在地面上的奥拉,嘴角向上勾起一抹笑容说道。

“你是在呼唤我吗?奥拉。”

奥拉闻言,身体微颤,抬头,喃喃的道:

“你,违规……”

“不,奥拉。”斯沃鲁兹打断道,“违规的人,是你啊。”

奥拉摇头:“不,不是我……”

“事到如今,再逃避还有什么用?奥拉,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斯沃鲁兹残忍的笑着,毫不留情的戳破了奥拉的幻梦。

“早在2014年,我就已经选择了蛮野,让他成为了异类Drive,而你,却是在今年才选择的Hear(www.biquts.com) t,不是吗?”

奥拉怔怔的看着斯沃鲁兹,眼眶逐渐泛红。

“你没说……”

“我确实没说,但是你有问过我吗?”

“我……”

“对,你没有。”

斯沃鲁兹笑着打断道,眼神却是一片冰冷。

“你只是向我询问了假面骑士Drive的情报,而我,也只是将你想要的那些情报,提供给了你,不是吗?所以,真正违规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呢?奥拉,你已经不小了啊——”

听着从斯沃鲁兹口中意味深长的喊出的自己的名字,奥拉猛地抬起双手捂住了双耳,低下头喊道:

“不——!!”

但是斯沃鲁兹却是一点儿要放过奥拉的意思都没有,继续说道:

“不?不什么?所以,奥拉, 你是想要不承(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认你是在帮我呢,还是不承认,你违规了呢?”

奥拉没有回答斯沃鲁兹的问题。

她眼神颤抖的看着地面,下唇因为咬合而溢出血迹。

“不,不该是这样的,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不就相当于,是我,把Heart他们害到如此境地的吗?”

斯沃鲁兹的话语自发的在她的脑海中回响。

【难道,不是吗?】

……

……

与此同时,常磐庄吾也因为这突然的一幕而陷入了一瞬间的恍惚之中。

欣赏的对手遭到了阴谋的背刺,常磐庄吾很生气,很烦躁,很意外,但在回神之后,更多的,还是冷静。

因为其他情绪解决不了问题。

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心情变得很糟糕。

最为明显的表现就是,他的眼神变得极为暗沉,像是有风暴压抑在其中。

[可传染的毒,被斯沃鲁兹轻易放弃的……]

“那条腰带……”

“已经毁掉了!”

听到来自泊进之介的回答,常磐庄吾点头,继续想道。

[被斯沃鲁兹轻易放弃的蛮野腰带,以及,本该随着蛮野腰带的消失而消失的蛮野意识。]

常磐庄吾的视线缓缓从Heart和Medic的身上,转移到跌坐在地上的奥拉身上,最后,再移动到从Brain的身上复活后变身为异类Drive的蛮野的身上。

[所以,那条腰带里的“蛮野”,只不过是一个被复制出来,却自以为是本体意识的,随时都可以抛弃掉的伪物罢了。它跟Heart都是掩护,甚至Heart还是用来助长真正的蛮野力量的嫁衣……]

[但是看奥拉的样子,似乎事先并不知道这个局?]

这样想着,常磐庄吾的眼角余光一闪,猛地将视线重新转回到了奥拉的方 向,落到了那道突然出现在奥拉身旁的斯沃鲁兹身上。

“果然,这都是斯沃鲁兹的手笔吗?”

“不,在我看来,斯沃鲁兹大概只是顺势而为罢了,主谋,还是蛮野。”

反驳的话从常磐庄吾的身旁响起,泊进之介抬手,紧了一下领带,神色冷峻的说道。

“脑细胞已经挂上了最高档!”

“这是蛮野的复仇计划!”克里姆驱动器上显示出愤怒的表情。

“复仇?”常磐庄吾皱眉。

“嗯 ,这是对我,对Heart,对Medic,也是对Brain的复仇!”

泊进之介一边紧紧盯着蛮野,一边向Heart他们所在的位置慢慢挪动。

常磐庄吾也跟着一起挪动。

泊进之介看着一脸享受的张开双臂,仿佛在仔细聆听Heart的嘶吼,和Medic虚弱的呼唤的蛮野,向常磐庄吾解释道:

“在骑士历史中,他就曾在Medic的体内植入控制程序,在Medic超进化后控制住了她。

当时,是Brain识破了他的计划,并用自己的牺牲让Medic脱离了控制,这才有了之后我和Medic还有Heart成功破坏掉他将全世界的人类意识都变成数据以实现统治全世界的邪恶计划。

呵,蛮野肯定是不会认为他自己有问题的,他只会将过错推到其他人的身上,然后,尽他所能的使用肮脏的手段去报复那些人。

同时,为了获得更多的复仇的快感,蛮野一定会让Heart和Medic恢复骑士历史的记忆的!

啊,我知道的……

他就是这么一个,心胸狭隘又报复心极强的混蛋!”

正如泊进之介所说的那样,在重新获得了超进化所需的情感之后,Heart和Medic关于骑士历史的记忆就开始复苏了。

而伴随着那些记忆的复苏,是于Heart心中不断激发的愤怒,悲伤,和不甘!

“蛮野啊——!!!”

Heart奋力嘶吼着,一点点的站了起来。

对此,蛮野只是戏谑的看着Heart。

“你就继续这么难看的挣扎吧,直到,你所有的力量都归我所有。”

蛮野什么都没有做,他也不需要做什么,刚刚向前挪动了半步的Heart就再度有了跌倒的倾向。

但是,就在这时,一个娇小瘦弱的身体扶住了……不,与其说扶,不如说是与Heart互相支撑起了各自的身体。

那是同样恢复了记忆的Medic。

她的身上明灭不定的亮着柔和的白光。

那是Medic治愈的力量。

Heart逐渐恢复了力气。

感受着身体内毒素的消减,Heart的心里却连一丝喜悦的心情都升不起来。

因为,Medic已经无比无力的向地上倒去。

原来,刚刚Medic并不是在给Heart治疗,而是在将Heart身上的毒素尽皆吸收到她自己的体内。

“Medic!”

Heart连忙将Medic抱在怀里,丝毫不顾自己可能再度感染上那些毒素的可能。

Medic却突然用尽最后的一点儿力气将Heart推开,摇摇晃晃的站定。

“这次,就让Brain陪您直到最后吧,Heart大人,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救回Brain的。”

将脸上墨绿的毒素压下,露出原本的面容,最后给Heart留下了一抹甜美的笑容。

Medic笑着告别道:

“请您,保重。”

轰!!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