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神厨王妃的专情王爷 > 第516章

第516章

作品:神厨王妃的专情王爷 作者:卜骨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4079 更新时间:2019-12-02 19:57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神厨王妃的专情王爷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温庭白虽然被他这样子的气势给吓到了,不过他还是硬着自己的头皮,坚持的说自己想要说的那些话和坚持自己的那些道理:“哥哥你怎么回事?我知道你是出了一些事情才把脑子弄成这个样子,我不怪你,我也不怪你说一些什么样子乱七八糟的事情,但你总不能说这样子的事情你也不能一直这样说出来,这样子的问题啊,更何况你知不知道,你一旦说出这样的问题来,就会让我觉得你根本就不信任我,我毕竟是你的弟弟,这么多年以来我还会骗你吗?我还会害了你不成吗?至于你说的什么女人,她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即便就是再怎么不好,那你只要是让他在你的身边,我又有什么不可以让他在你的身边的,你也不想一想?又不是什么要跟我抢皇位,或者是抢什么样江山的,这么大的事情,我不至于把这样的事情骗你嘛,我至于吗?我真的不至于哥哥,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你还是这么长时间了一直不相信我,可是你不相信我,我也不相信我,我还是要把这样子 的话跟你说的,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也希望你能够知道你现在的所作所为,真的是伤害到我了,假如你要真的再继续这样做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待会我要怎么说了,我也不知道我该跟你怎么解释了!”

温庭夙看着他这个样子,脸上满是愤怒的表情,其实他也已经明白了,他甚至是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就像他所说的那样,子出了问题出了毛病,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子这么的,让人觉得难过的,让人觉得记忆混乱了一个说是没有,可是他啊明明就是记得有的呀,如果不是这样子的话,那就是自己的脑子出了毛病了。

温庭夙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子,自己的脑子里明显的能够闪过一个女人的画面,可是她却看不清楚那个女人到底是长了什么样子,只能够模模糊糊的记得他是一个女子,至于其他的什么问题,什么样子的事情,包括他的声音,就在他的脑子里,一个都显示不出来,只能够模模糊糊的知道他是在说话,但是在说什么话他就是不知道的,可是他明明就能够知道那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女子啊,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知道自己在辩解也是没有什么用了,毕竟这么多人都没有见过,也 都不知道这样子的事情显然,肯定是没有这样子的一件事情的,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来说,他也只能放下了不去追究再这样子的事情了:“或许吧,或许我们真的还没有痊愈,脑子还是在不清楚的状态里,也许是之前那种迷药把我弄成这个样子了,也许我是真的有一些事情的,也许像你说的那样子也对的……”

其实在温庭夙沉默的这段时间里温庭白一直是心里特别的忐忑,因为他真的害怕自己的哥哥察觉到了什么,哪怕是察觉到了一丝一毫的不对,那么自己也是会露馅的,所以说他整个人紧张到手心出汗了,甚至是连呼吸都不敢呼吸了,屏住呼吸黑了都。

“哥哥我也不是怪你,我也不是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从来都没有这样子的一个人,也从来都没有一个女子在你的身边过,而且我也希望你不要再去找寻这样子 的记忆了,因为你吃了那种药,那种药物,全部都是换药,所以你会想象到一个女子在你的身边那是非常正常的一些事情,而且之前我也找她去问了,那种药里面掺杂了一些置换的东西。如果你有这样子的原因,那想必就是这样子的问题了,所以哥哥你千万不要被那里面的东西给所迷惑住了,如果你真的被迷惑住了的话,那想毕业还会像之前那样子晕过去,到现在还不会醒过来,甚至是会永远醒不过来的,所以哥哥你听我的话不要再去想这样的事情了,好不好,因为一旦你越是想这样子的问题,我就越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何况像今天的这样子的事情,我是不会害你的呀,更何况像这样子的问题,太一门一时半会儿还没有研究出来,到底是应该怎么解的这种毒药,所以说还请兄长你多多的克制一下自己,多多的抑制住自己一些,否则的话这样的事情要真的是做出了一些什么问题的话,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温庭白眼睛中对他的担心并不是假的,因为他也确确实实的不想让他想起来那样子的事情,但同时他又希望他能够想起来,毕竟这样子的爱情实属是不容易的,能够走在今天这样子的一个地步里,他都是一个羡慕的状态,可是他却也是明白田东南留下来给他的一些任务,他要保证要必须让他想不起来自己,如果一旦让他想起来田东南的话,说不定自己会被打更,说不定他会把一切的东西都抛下,什么都不要的去找他,毕竟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里了,他很有可能会去做出来这样子的事情的,他也明白做出来这样子的事情也是情理之中的,而且他也更加的明白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做,能不怎么做的。

温庭夙没有直接答应一下他所说的这样子的话只是沉默的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考的是些什么样子的东西,但没有人能想到他心里现在是在想什么的,无非也就是在想,这样的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他到底应不应该相信他身边的这些人,不过最后他还是点点头同意了他们所说的这样子的事情。

只是有一件事情让他非常的不知所措,也让他非常的难以想象的一件事情,就是一直带到他身边的那个配件也不知,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他找了很长时间没有找到,所以在这个时候在他困惑的时候。温庭白似乎是看出来了,他他在找什么东西,所以说他立即解释:“哥,我知道你在找什么东西,我也知道你是在想一些什么样子的事情,你不就是在找你的那把配件吗?是我之前你的那个配件早就在你丢失的地方没有了,所以说你不要再想这样子的这样的问题了,如果你真的缺少一把剑的话,我可以再给你的,咱们没有必要再找那样的一把剑,也不是什么矿石,绝见只是一个选铁石而已,你要是真的有什么想要子的话,我就把我的这一把给你,毕竟我也不怎么用剑,我拿着这一把玄天剑也只是放在手上侮辱他而已,也只是落灰而已,根本就用不到这样子好的结,像我这样子的功夫用一把普通的剑或者是其他的件都是可以的,所以说哥哥你根本就没有必要再为了我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了,你也千万不要再唉,说你不配用这样的剑来,也不要说这样子的剑是我的,你就不想再要我了,你千万别这样说,你这样说真的会让我非常的感觉到羞辱的,也是会感觉到耻辱的,我不想你这样子做,我也不想你这样子的说。”

温庭夙听了他说的这些话后之后觉得点点头,不过最后他突然一笑:“我竟然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了,什么时候这样子对我慷慨大方了,难道就是这么短的日子里,你见我一直没有醒来,所以说你才害怕我真正的会离开这个世界上,你永远再没有这样一个可以保护你的哥哥了,所以你才会对我这么好,他会把你的那一把玄铁剑给我吗?”

温庭白听着自己(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哥哥说的前半部分的时候,他整个人心里咯噔一声,以为自己的一些事情隐瞒他的一些问题,终于要露馅了嘛,不过又听见他画风一转说的后面那些话,他终于收拾完了也终于是放下了,也知道自己暂时编的这些谎话是暂时性的,把它瞒住了也是暂时性的,不会有什么样子的事情了,他暗暗的出了一口气说:“也不乏有这样子的一个原因,但确实我也是担心你的,毕竟我说的那样子的话也是正确的呀,我不应该拿着这些很好的东西在我手上(www.biquts.com) ,根本这样子的东西在我的手上发挥不了它的作用,甚至是还会拉低它的作用,我为什么不把这样子的东西交给一些有用的人呢,就像是哥哥你一样,哥哥你做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我感觉是会非常的好的,我也感觉是会非常的厉害的,更何况像今天的这样子的事情,我不希望再有第2次了,我也不希望你再为了我而出生入死了,毕竟你也是一个生命啊,你也是我的哥哥,你是我也最看重的人,所以我也不希望你再有什么样子的危险了。”

温庭白点点头,说:“几日不见,听着你这番话,我倒是觉得你真的是长大了不少,兴许我的这件事情能够让你了解到这样子的长,长大或者是这样子的心情,我倒是感觉是挺好的!好了,咱们先不说这样子的事情啊,既然是这样子的话,想必大家也是很久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吧,而且我这么一躺就长了这么长的时间里,那你就应该免领着大家让大家都放松一下,让他们也休息休息吧。”

温庭白点点头。确实他说这样子的事情也是真正的一些事情,毕竟他们在他的身边陪了多长时间的事情也不知道,更何况像今天的这样的日子,他们都是日日,本来提心吊胆,生怕他是会有一些什么样子的事情,虽然说现在他说了这样子的事情,可是他们还是觉得要守护在他们的身边,如果不守护的话,说不定到时候再会发生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是说不定的。

温庭夙说:“我睡了之后,那群人怎么样了?有没有继续对你有什么威胁,假如还是要这个样子的话,那我就要想个办法了,也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了,毕竟他们可不是什正人君子……”

温庭白说:“其实我倒是觉得你这样子做根本不必的,我现在在这里挺好发,也不会有人加害于我,所以哥哥你就好好的休息吧,毕竟你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这才刚刚醒过来,而且那么多的人也也都是能够保护我的,没有必要一直让你一个人保护我呀,抛去你保护我的这个身份来说,你也是一个王爷,也是一个将军,也是需要一个人保护的,怎么好像说的我才是那个小孩子一样的事情……”

温庭夙看着温庭白好一会儿的:“看来在我睡着的这段时间里,你还真的是长大了,还真的是让人觉得懂事了许多,不像以前那样说要干嘛就干嘛,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事情来的好的话,那我还真的是赚到了,没有觉得是什么不好的。”

温庭白听见了温庭夙说的这话之后,他的鼻子一酸突然的想起来这些年来自 己做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根本不是是什么好一点儿的事儿更不要是一些自己能够应该做的事情。

“对不起,哥我知道现在做的些事情是不好的,而且是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我的,如果当初我不会这样子做的话,兴许就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了,你也是不会有什么样子的问题了,无论怎么说,这样的事情是怪我的……”

温庭夙呵呵一声:“怪你什么,这个事情跟你根本就毫无瓜葛,你虽然是表面上是这个样子的,可是你也不要忘记了,那都是他们的借口,他们即便是没有这种样子的借口也是会过来找一个其他的理由进攻的,所以你根本就没有必要自责自己?知道了吗?”

温庭白心里知道温庭夙是安慰自己的,也是知道他是真的心疼自己的,但是他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愧疚。只能让自己不能释怀。

……

田东南回来的日子里倒是非常轻松了。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